劳务层层分包、受伤没人管 包工头是谁的工人?

劳务层层分包、受伤没人管 包工头是谁的工人?
劳务层层分包,工程承建单位、业务发包方与施工人员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包工头是谁的工人?  阅读提示  在建筑领域,包工头承包了劳务工程,带着一批工人一起干,施工中不慎受伤,包工头能否要求工程承建单位和业务发包方赔偿?  近日,法院在审理的案件中判定:包工头与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专家建议,应进一步规范建筑领域用工,杜绝包工头的用工形式。  包工头带着一批工人,承包了劳务工程一起干。没想到施工中包工头不慎摔伤,他能否要求工程承建单位和工程业务发包方赔偿?日前,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包工头与业务发包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包工头既不算承建单位的工人,也不算业务发包方的工人,并不能要求其赔偿。  在建筑领域,包工头由来已久。由于农民工队伍庞大松散,一些包工头随意用工、管理混乱,由此引发了许多问题。早在10多年前,原建设部就出台文件提出3年内逐步取消建筑劳务领域的包工头,农民工将基本由具有法人资格的劳务企业或其他用工企业直接吸纳。2019年由住建部和人社部下发并实施的《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建筑企业不得聘用未登记的建筑工人。这样一来,就杜绝了包工头的用工形式。然而,现实中包工头在一些施工中仍然存在。  包工头受伤  深圳某建设公司与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约定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对新疆某综合服务楼室内装饰装修、水电安装工程提供劳务,期限是2017年1月18日至2018年7月1日。乌鲁木齐某建筑公司又将该工程中的水暖工程项目劳务转包给刘某斌施工。  2017年3月18日经刘某斌招用,包工头张某均在上述建设项目水暖安装工程提供劳务,工作期间受刘某斌管理,并由刘某斌向他和他所带10名工人发放工资。2017年4月28日,张某均在工作中不慎摔伤,后被送至医院救治,产生的住院医疗费已由刘某斌结算。张某均受伤后,刘某斌向张某均支付共计18万元工资。实际上,这18万元工资为张某均及其他10名劳务工人的工资。  2018年4月,张某均向乌鲁木齐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与深圳市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仲裁委员会作出驳回张某均申请的裁决。  张某均不服裁决,将深圳某建设公司告上法庭,把刘某斌、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列为第三人。  深圳某建设公司辩称:他们没有以任何形式招用张某均,也没有给张某均安排工作,刘某斌也不是他们公司员工,不存在劳动关系。  刘某斌说,他承包水暖工程后又将其中的水电项目承包给了张某均,由张某均自己带人干活,张某均也是工程分包老板。  据张某均提供的证人李某陈述,进入工地时是张某均安排工作,张某均受伤后工人是自己干活,缺材料了就找刘某斌,生活费找张某均要。李某也认可工程完工后工资已由张某均全部向其发放完毕。  不符合劳动关系的属性  针对此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上述水暖劳务工程不是深圳某建设公司的业务组成部分,判决双方没有事实上的劳动关系。  此后,张某均又向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其与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仲裁委于2019年5月作出裁决:张某均与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对于这样的裁决,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不认可,向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认为,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将劳务转包给刘某斌施工,张某均亦认可其由刘某斌招用,工作期间受刘某斌管理,并由刘某斌发放工资,因此判决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与张某均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张某均认为,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将业务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刘某斌,刘某斌又招用的他,应当由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再次向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近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认为,张某均并不接受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的工作管理与安排,双方未就劳动关系的建立达成合意,故双方之间并不存在构成劳动关系的实质要件。  关于张某均主张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将工程违法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刘某斌须承担用工主体责任的上诉理由,法院认为,法律规定承担用工主体的责任并不能倒推为系用人单位的事实。故是否系用人单位仍要看劳动者与其的关系是否符合劳动关系的本质属性。驳回了张某均的上诉请求。  杜绝包工头用工形式  据了解,工程项目在开工领取施工许可证时,应当提供施工企业与具有劳务分包资质企业单位之间的劳务合同,但一些项目在现场施工的班组仍是由包工头组织和管理的。“挂靠的现象比较普遍,如果一时组织不到工人,经常也会分包出去。”长期从事建筑行业施工的吴齐告诉记者。  新疆和远律师事务所周华清律师告诉记者,建筑工程领域主要涉及三方主体:施工单位、包工头、农民工。现实中,施工单位往往不直接联系工人,而是由包工头与施工单位之间形成委托合同关系,施工单位委托包工头雇佣工人、组织工人施工、向工人发放工资及支付其他待遇。然而,一些包工头随意用工、管理混乱,违法转嫁经营风险。  对此,专家提出,建设主管部门应加强对劳务企业的管理,检查其与工人的合同签订情况、人员资质状况,并对劳务分包合同进行备案管理,强化劳务资质管理,特别是监管注册资金到位情况,确保劳务企业正规化、法制化。  周华清认为,要从政策和制度层面解决,进一步健全完善相关法规体系,制定有利于建立结构合理、层次分明、竞争有序的总承包格局等一系列制度,使市场准入与退出、工程担保制度的推行、各类市场交易行为和工程建设活动及其管理都有法可依。促进大中型总承包企业和专业承包企业向管理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劳务分包企业转化,杜绝包工头用工的形式。  与此同时,周华清提醒有实力的包工头可创办自己的劳务公司,规范用工;小型包工头则应放弃包工头的形式,与正规企业签订劳动合同,从而保障自身权益。

严厉打击渣土车带“泥”上路!郑州管城区专项整治渣土车乱象

严厉打击渣土车带“泥”上路!郑州管城区专项整治渣土车乱象
“> 为进一步强化渣土清运执法管理,规范渣土车清运秩序,严厉查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推进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落实,近日,郑州市管城区城市管理局按照省、市、区有关工作部署,联合多部门全面开展渣土车治理。 管城区城管局召开渣土车专项整治会议,明确各清运工地的处置方式、处置地点及运输企业,并向各渣土清运单位传达了《关于财政扣款和落实联合惩戒实施基本细则》的规定措施,强调任何单位不得将建筑垃圾随意倾倒、填埋或交由无资质单位和个人进行运输、消纳和处置。 为确保渣土车辆运输过程中不产生遗撒,管城区城管局对产生渣土的工地和车辆进行严格规范。一是要求所有进行建筑垃圾清运的新开工工地必须配备大功率自动化冲洗设施,逐渐更替整改老工地老旧冲洗设施。二是在自动清洗后,要求人工使用高压水枪再次对车轮、车身边缝位置进行再冲洗确保车辆净车上路。三是所有清运车辆自配一个水桶,两个拖把,可以随时对车身进行清洁,确保车辆周身无死角清洁到位,杜绝沿途遗撒问题。四是清运工地在每天建筑垃圾清运作业完毕后,所属的清运公司要安排专业清扫车辆对照渣土车行驶路线进行全面清扫,确保路面无污染。 管城区城管局与公安交管、交通、环保等部门建立联勤联动机制,实现渣土车管理的联合执法常态化,对建筑垃圾运输车辆行驶较为密集的路段及重要路口设卡严查;对全区所有涉及渣土清运的施工项目签订的渣土清运合同进行全面核查,对辖区内渣土运输企业、渣土运输车辆、渣土清运工作进行全面整顿,严厉打击渣土运输过程中存在的密闭不严、出场冲洗不干净、带泥上路及不按规定行驶违规车辆的情况,坚决杜绝无合同清运、使用“黑”渣土车清运等违规行为。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王悦生 通讯员 刘睿 2020年05月07日16:53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

春天里,黑龙江N个抗疫瞬间-新冠肺炎-黑龙江

春天里,黑龙江N个抗疫瞬间|新冠肺炎|黑龙江
原标题:春天里,黑龙江N个抗疫瞬间 紧张!3月26日以来,绥芬河这座边境小城吸引了国人乃至世界的目光。 疫情暴发后,绥芬河曾一直保持零确诊病例这个纪录。但就在3月26日这一天,绥芬河口岸检出首例核酸阳性病例。境外输入疫情,边境小城的宁静被打破,绥芬河成为黑龙江省乃至全国输入疫情防控的前沿阵地。 截至4月27日24时,经绥芬河口岸入境2497人,户籍在其他省份的1423人,远至广东、海南,近在周边省份。覆盖了除西藏自治区和港澳台地区外的其他29个省(市、区)。在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80例中,户籍在其他省份的占7成。 黑龙江防控境外输入疫情的历程中,有N个瞬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瞬间1: 大雪天连续工作13小时 “4月4日,白天没喝一口水,一直工作到半夜,雪下了一整天,手冻通红像没了知觉。看着最后一批旅客通关,能够坐车去宾馆休息了,心里很欣慰,今天战斗13个小时!” 这是绥芬河海关综合技术中心办公室负责人韩宁的一线日记。 针对入境人员临时增多的情况,绥芬河海关增加检测人员,把好外防输入第一关,增加特殊时期通关能力。韩宁就是临时增加的检测人员之一,3月27日增援到一线,为入境旅客进行核酸检测。对她和其他海关人员来说,4月4日日记中的工作量是2020年春天里的“新常态”。落实省委要求,绥芬河海关实施对入境交通工具100%登临检疫,对入境人员100%采样检测,配合地方100%实施集中隔离等六个“百分百”闭环管控措施,严防境外疫情输入。 瞬间2:不敢吃不敢喝,闭环转运2497人 “不敢吃,不敢喝,因为穿防护服不能上厕所,后来早饭就多吃点。”对190斤的龙运集团绥芬河客运司机王海龙来说,一天只吃一顿饭,无疑是一种磨炼。 2月1日开始从边境线接驳入境人员,对入境人员实行隔离措施后,王海龙又负责把入境人员转运到隔离宾馆。尽管驾驶舱和乘客舱无缝隔离,输入疫情发生后,每天运送入境人员也还是有些紧张。最忙那几天,王海龙工作到晚上八九点钟,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一捂就是一天。 “一回到国内,见到我们这些服务人员,他们高兴得像个孩子”, 王海龙说,“单位能派我为疫情防控做点事,能看到入境人员的笑脸,感觉虽辛苦但也很自豪”。 自绥芬河口岸输入性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以来,绥芬河市对入境人员分类转运、闭环管理。3月21日以来,累计出动转运车辆470台次,安全转运入境人员2497人。疾控专家对转运人员专题指导培训,在转运前后,对转运车辆进行消杀。 为实现“点对点”转运,“手递手”移交,省委赴绥芬河疫情防控工作组指导制定转运方案、入境人员闭环管理流程。确保不落一人、不错一人,精准运送、闭环管理。“闭环管理,高标准防控,就是要保证在转运环节掐断境外疫情境内传播途径。” 在牡丹江、绥芬河14天集中隔离期满后,本省入境人员由相关地市专人专车“手递手”方式转送到目的地。需转运外省的人员,提前3天将相关信息推送给目的地指挥部,安排专用车厢、专用排位,“手递手”交给其他省份接续管理,扣紧闭环转运最后一个环节。 瞬间3:“这个初春特别冷,但绥芬河是座暖城” 三四月份的绥芬河,春寒料峭。寒冷并没有阻挡境外人员从绥芬河口岸回国的脚步。 吉林省图们市庞健,在莫斯科开办一家贸易公司。从莫斯科赶到符拉迪沃斯托克,29日乘大巴到绥芬河口岸入境,庞健的行程是很多入境人员辗转回国的路线。 “我们提出任何要求,工作人员马上给我们回应,为我们服务。”被吉林省统一接回本省后,庞健对绥芬河一线人员的贴心服务,在个人微博里发文表示感谢。“对入境人员,绥芬河给予亲人般的礼遇。为防止入境人员感冒,市领导到酒店直接协调供热公司,让入境人员住得暖和”。 “在绥芬河隔离期间深刻体会到,黑龙江这个春天特别冷,但在我和我家人心中,这里是暖城。”入境人员霍玉军回到本省后发来感谢信。 各地发回的感谢信,让一线人员倍感欣慰。绥芬河3500名干部职工,戮力奋战,把境外输入疫情阻断在本地,把温暖带给入境人员。在整个牡丹江市,共有1.5万多名党员干部坚守在战“疫”一线。 绥芬河口岸委干部张有丰作为包保干部,3月29日进入绥芬河市一隔离点,24小时为隔离人员服务。4月14日,包保隔离点清空,张有丰隔离休养,不过紧绷的神经仍难以完全放松。4月24日,隔离休养10天后依然睡不好,“还是从那种紧张状态中没出来。”他说。 “怕饭凉了,我们制作一些保温用具,联系饭店单独为少数民族兄弟准备民族餐。” 张有丰回忆说,“刚一入境,在激动之余,也有一些紧张情绪,我和医护人员就进行安抚和心理疏导。”他和入境人员建立微信群,对入境人员提出的每个需求,都要第一时间回应。 不仅悉心照顾入境人员,疫情防控更要丝丝入扣。绥芬河市疾控部门对入境人员在隔离期间再进行两次核酸检测,隔离宾馆公共区域严格消毒,隔离点产生的垃圾,按照医疗垃圾进行封闭转运,集中无害化处理。 瞬间4:“这里有我们省最好的医生” 完成上一个救治任务,隔离休养结束仅4天,哈医大三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刘海涛悄悄告别3岁的儿子,来到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换上厚厚的防护服一干就是几个小时。 红旗医院担负重症患者救治任务,集中了黑龙江全省优质医疗资源。“你已经回到了祖国,这里有我们省最好的医生,我们一定让你好起来,让你和家人团聚……”医护人员这样对患者说。截至目前,各医院累计收治绥芬河口岸输入病例409例。 在绥芬河市人民医院感染病区,配备心理医生疏导入境人员的焦虑情绪。患者入境没有国内手机卡,医护人员帮助联络办理,让患者第一时间与家人联系。“联系上家人,患者心里就踏实了。在这里不分本省外省,都是一家人,我们给予同样的人文关怀和精准治疗。”绥芬河市人民医院执行院长徐广范说。 “感谢你们,我会鼓励病友,积极治疗和愈后康复。”21日,来自福建、浙江等省份的10名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确诊病例符合出院标准,由两辆负压救护车转运到牡丹江中医医院江南分院,进行14天集中医学观察。而今,他们已平安踏上回家之路。 新京报首席记者 王姝 通讯员 邵晶岩

大众从西雅特手中接管入门级电动车开发 江淮西雅特项目已暂停-新浪汽车

大众从西雅特手中接管入门级电动车开发 江淮西雅特项目已暂停-新浪汽车
据autocar报道,大众汽车集团在对其全球业务进行重组的过程中,从西雅特手中接管了开发全新入门级电动汽车项目的任务。 大众集团将直接负责开发大众e-Up、西雅特Mii Electric以及斯柯达Citigo-e iV等入门级电动车开发。这一举措将使MEB平台的工程解决方案和规模经济更大化。 MEB平台支撑着大众汽车集团计划推出的一系列电动汽车,包括即将上市的大众ID 3、西雅特 El-Born和斯柯达Enyaq。 《欧洲汽车新闻》援引西雅特的一份官方声明称,将西雅特从新款入门级电动汽车开发中撤出的决定,是“在大众集团修订其品牌、生产系统和市场全球战略的框架下做出的”。 入门级电动车平台项目“MEB Entry”原计划由西亚特和大众集团最新的中国合作伙伴江淮汽车共同开发。然而,由于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包括西雅特首席执行官卢卡?德?梅奥(Luca de Meo)跳槽到雷诺,以及大众集团中国业务的重组,使该项目处于重新审核之下,并发生了改变。 大众已经与江淮通过双方合资公司江淮大众推出了首款电动车E20X。新车使用全新品牌名思皓(SOL),基于江淮 iEV7S 来打造,在西雅特设计团队的打造下,融入了不少西雅特的品牌元素。E20X定位纯电动A0级SUV车型,电动机最大功率为85kW,最大扭矩为270N·m,并搭载三元锂离子电池组,综合工况续航里程超过300公里。 西亚特最初计划于2021年进入中国市场,并选择江淮汽车作为合资伙伴。但随着捷达(Jetta)品牌的成功推出,西雅特推迟了进入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的计划。 目前尚不清楚大众是否会继续与江淮汽车合作开发其入门级电动汽车项目。不过,大众集团一位发言人称,撤销西雅特对“MEB Entry”项目的开发,“与西雅特不进入中国的决定有关”,因为“当下继续与江淮汽车合作是没有意义的”。(张晶)(责编:李硕)

国家卫健委:与中国接壤国家单日新增病例比一个月前增逾7倍

国家卫健委:与中国接壤国家单日新增病例比一个月前增逾7倍
(抗击新冠肺炎)国家卫健委:与中国接壤国家单日新增病例比一个月前增逾7倍  中新社北京5月6日电 (李京泽)在6日于北京举行的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称,与中国接壤国家单日新增病例相比一个月前增长超过7倍,防境外输入和疫情反弹的压力仍在加大。  “5月5日,全国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降至7000例以下,为最高峰时的3.7%。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近一周来均在10例以下,但与中国接壤国家单日新增病例相比一个月前增长超过7倍,防境外输入和疫情反弹的压力仍在加大。”米锋说。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5月5日0时—24时,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例,均为境外输入陕西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3例,均为境外输入上海病例。  截至5月5日24时,据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39例,其中重症病例2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7911例,累计死亡病例463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2883例,现有疑似病例5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35577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6973人。  米锋强调,当前要继续做好密切接触者的追踪管理,切断传播途径,发现一起,扑灭一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