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务层层分包、受伤没人管 包工头是谁的工人?

劳务层层分包、受伤没人管 包工头是谁的工人?
劳务层层分包,工程承建单位、业务发包方与施工人员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包工头是谁的工人?  阅读提示  在建筑领域,包工头承包了劳务工程,带着一批工人一起干,施工中不慎受伤,包工头能否要求工程承建单位和业务发包方赔偿?  近日,法院在审理的案件中判定:包工头与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专家建议,应进一步规范建筑领域用工,杜绝包工头的用工形式。  包工头带着一批工人,承包了劳务工程一起干。没想到施工中包工头不慎摔伤,他能否要求工程承建单位和工程业务发包方赔偿?日前,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包工头与业务发包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包工头既不算承建单位的工人,也不算业务发包方的工人,并不能要求其赔偿。  在建筑领域,包工头由来已久。由于农民工队伍庞大松散,一些包工头随意用工、管理混乱,由此引发了许多问题。早在10多年前,原建设部就出台文件提出3年内逐步取消建筑劳务领域的包工头,农民工将基本由具有法人资格的劳务企业或其他用工企业直接吸纳。2019年由住建部和人社部下发并实施的《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建筑企业不得聘用未登记的建筑工人。这样一来,就杜绝了包工头的用工形式。然而,现实中包工头在一些施工中仍然存在。  包工头受伤  深圳某建设公司与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约定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对新疆某综合服务楼室内装饰装修、水电安装工程提供劳务,期限是2017年1月18日至2018年7月1日。乌鲁木齐某建筑公司又将该工程中的水暖工程项目劳务转包给刘某斌施工。  2017年3月18日经刘某斌招用,包工头张某均在上述建设项目水暖安装工程提供劳务,工作期间受刘某斌管理,并由刘某斌向他和他所带10名工人发放工资。2017年4月28日,张某均在工作中不慎摔伤,后被送至医院救治,产生的住院医疗费已由刘某斌结算。张某均受伤后,刘某斌向张某均支付共计18万元工资。实际上,这18万元工资为张某均及其他10名劳务工人的工资。  2018年4月,张某均向乌鲁木齐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与深圳市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仲裁委员会作出驳回张某均申请的裁决。  张某均不服裁决,将深圳某建设公司告上法庭,把刘某斌、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列为第三人。  深圳某建设公司辩称:他们没有以任何形式招用张某均,也没有给张某均安排工作,刘某斌也不是他们公司员工,不存在劳动关系。  刘某斌说,他承包水暖工程后又将其中的水电项目承包给了张某均,由张某均自己带人干活,张某均也是工程分包老板。  据张某均提供的证人李某陈述,进入工地时是张某均安排工作,张某均受伤后工人是自己干活,缺材料了就找刘某斌,生活费找张某均要。李某也认可工程完工后工资已由张某均全部向其发放完毕。  不符合劳动关系的属性  针对此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上述水暖劳务工程不是深圳某建设公司的业务组成部分,判决双方没有事实上的劳动关系。  此后,张某均又向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其与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仲裁委于2019年5月作出裁决:张某均与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对于这样的裁决,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不认可,向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认为,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将劳务转包给刘某斌施工,张某均亦认可其由刘某斌招用,工作期间受刘某斌管理,并由刘某斌发放工资,因此判决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与张某均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张某均认为,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将业务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刘某斌,刘某斌又招用的他,应当由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再次向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近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认为,张某均并不接受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的工作管理与安排,双方未就劳动关系的建立达成合意,故双方之间并不存在构成劳动关系的实质要件。  关于张某均主张乌鲁木齐某劳务公司将工程违法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刘某斌须承担用工主体责任的上诉理由,法院认为,法律规定承担用工主体的责任并不能倒推为系用人单位的事实。故是否系用人单位仍要看劳动者与其的关系是否符合劳动关系的本质属性。驳回了张某均的上诉请求。  杜绝包工头用工形式  据了解,工程项目在开工领取施工许可证时,应当提供施工企业与具有劳务分包资质企业单位之间的劳务合同,但一些项目在现场施工的班组仍是由包工头组织和管理的。“挂靠的现象比较普遍,如果一时组织不到工人,经常也会分包出去。”长期从事建筑行业施工的吴齐告诉记者。  新疆和远律师事务所周华清律师告诉记者,建筑工程领域主要涉及三方主体:施工单位、包工头、农民工。现实中,施工单位往往不直接联系工人,而是由包工头与施工单位之间形成委托合同关系,施工单位委托包工头雇佣工人、组织工人施工、向工人发放工资及支付其他待遇。然而,一些包工头随意用工、管理混乱,违法转嫁经营风险。  对此,专家提出,建设主管部门应加强对劳务企业的管理,检查其与工人的合同签订情况、人员资质状况,并对劳务分包合同进行备案管理,强化劳务资质管理,特别是监管注册资金到位情况,确保劳务企业正规化、法制化。  周华清认为,要从政策和制度层面解决,进一步健全完善相关法规体系,制定有利于建立结构合理、层次分明、竞争有序的总承包格局等一系列制度,使市场准入与退出、工程担保制度的推行、各类市场交易行为和工程建设活动及其管理都有法可依。促进大中型总承包企业和专业承包企业向管理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劳务分包企业转化,杜绝包工头用工的形式。  与此同时,周华清提醒有实力的包工头可创办自己的劳务公司,规范用工;小型包工头则应放弃包工头的形式,与正规企业签订劳动合同,从而保障自身权益。

从3000多降至780元!32种药品价格大幅降价,涉及肿瘤患者的有哪些

从3000多降至780元!32种药品价格大幅降价,涉及肿瘤患者的有哪些
大河网讯 药品大幅降价再次来袭!5月5日,小张像往常一样在河南省肿瘤医院看病开药取药,结账时,他发现价格没不对,“往常3115元一支的紫杉醇,今天怎么才780元?”经询问,小张才了解到,4月28日起河南全面执行第二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中选药品,要求各级医药机构于2020年4月30日前全面执行。据了解,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共有32种药品中选,中选药品均为原研药或国内通过了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 △32个中选药品“此32个中选药品的价格平均降幅为53%,我院涉及10种药品,包含3种抗肿瘤药品。”河南省肿瘤医院总药师张文周介绍,此次试点范围中选的药品有很多是大家的常用药。这些大降价的常用药,在我省可以买到。如治疗前列腺疾病的醋酸阿比特龙片从12200元/盒降低到2800元/盒,降幅达77%;紫杉醇从3115元/支降低到780元/支,降幅达74%……而且,入选药品用医保是可以支付。河南省肿瘤医院医保办主任王景萍说:“中选药品以中选价格作为医保支付标准,报销比例不变。对同类型非中选药品价格高于中选药品价格的,在价格联动的基础上,个人先行负担比例增加10%;低于或等于中选药品价格的,按实际价格支付,报销比例不变。” △患者在省肿瘤医院门诊药房可购买10种降价后的中选药品关于药品集中采购的热点问题1.什么是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国家采取带量采购、量价挂钩、以量换价的方式,进行集中采购,进而达到降低药品价格,减轻患者医药费用负担的目的。这就跟我们平时买东西的团购价差不多的意思。2.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真的能降低药品价格吗?目前国家共组织2批药品集中采购,第一批共涉及到 25个药品品种,多为慢性病患者用药,中选药品平均降幅为59%,我省已于 2019 年12月31日在全省落地实施。第二批共涉及32个药品品种,中选药品平均降价幅度达到53%,最高降幅达到 93%,尤其是降糖药阿卡波糖、格列美脲等慢性病常用药较大幅度降价,将显著降低患者负担。3.药品质量怎么样呢?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个不用担心。中选的药品均为原研药或国内通过了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所谓一致性评价,是指国家要求仿制药品要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所有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的药盒上均有如图所示的标识。此外,药监部门将对中选药品进行全周期的质量监管,制定了药品抽检计划,监管抽检和日常监管相结合,切实保障中选药品的质量,所以您可以放心使用呢。4.在哪里可以买到这些中选药品?全省范围内所有的公立医院、驻豫军队医院和部分自愿参加国家药品集中采购的民营医院、零售药店均可购买到这些中选药品。5.第二批国家集采中选药品什么时候能买到?按照河南省医保局等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落实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工作的通知》要求,2020年4月30日前我省全面执行第二批集中采购中选结果,即最晚 4 月 30 日广大群众就可购买到这些中选药品。(张黎光 陈玉博)

严厉打击渣土车带“泥”上路!郑州管城区专项整治渣土车乱象

严厉打击渣土车带“泥”上路!郑州管城区专项整治渣土车乱象
“> 为进一步强化渣土清运执法管理,规范渣土车清运秩序,严厉查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推进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落实,近日,郑州市管城区城市管理局按照省、市、区有关工作部署,联合多部门全面开展渣土车治理。 管城区城管局召开渣土车专项整治会议,明确各清运工地的处置方式、处置地点及运输企业,并向各渣土清运单位传达了《关于财政扣款和落实联合惩戒实施基本细则》的规定措施,强调任何单位不得将建筑垃圾随意倾倒、填埋或交由无资质单位和个人进行运输、消纳和处置。 为确保渣土车辆运输过程中不产生遗撒,管城区城管局对产生渣土的工地和车辆进行严格规范。一是要求所有进行建筑垃圾清运的新开工工地必须配备大功率自动化冲洗设施,逐渐更替整改老工地老旧冲洗设施。二是在自动清洗后,要求人工使用高压水枪再次对车轮、车身边缝位置进行再冲洗确保车辆净车上路。三是所有清运车辆自配一个水桶,两个拖把,可以随时对车身进行清洁,确保车辆周身无死角清洁到位,杜绝沿途遗撒问题。四是清运工地在每天建筑垃圾清运作业完毕后,所属的清运公司要安排专业清扫车辆对照渣土车行驶路线进行全面清扫,确保路面无污染。 管城区城管局与公安交管、交通、环保等部门建立联勤联动机制,实现渣土车管理的联合执法常态化,对建筑垃圾运输车辆行驶较为密集的路段及重要路口设卡严查;对全区所有涉及渣土清运的施工项目签订的渣土清运合同进行全面核查,对辖区内渣土运输企业、渣土运输车辆、渣土清运工作进行全面整顿,严厉打击渣土运输过程中存在的密闭不严、出场冲洗不干净、带泥上路及不按规定行驶违规车辆的情况,坚决杜绝无合同清运、使用“黑”渣土车清运等违规行为。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王悦生 通讯员 刘睿 2020年05月07日16:53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

法国禁足期间人均体重增2.5公斤 营养机构:吃太多

法国禁足期间人均体重增2.5公斤 营养机构:吃太多
5月7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近日,法国达尔文营养机构委托调查公司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通过对3045名法国人进行调查,法国实施禁足令期间,平均每个人的体重至少增加了2.5公斤,主要的原因是吃的太多。当地时间5月1日,法国继续处于“封城”状态。本应于当天举行的劳动节示威游行活动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取消。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据报道,调查数据显示,来自4人以上大家庭的受访者当中,有64%的人体重均有所增加,而独居的受访者当中,也有53%的人体重上升。另外,有56%的法国人在禁足令实施后,有充分的时间可以准备三餐,所以得到了更加均衡的饮食。  据《巴黎人报》报道,达尔文营养机构负责人表示,受到禁足令的限制,法国人需要长时间待在家中不能外出,除了缺乏适量的运动外,一天当中除了三餐还会吃很多甜点和零食,体重增加本身不是问题,这是可以预期的一个结果。  在所有的受访者当中,有57%的法国人表示,穿以前的衣服会有点紧;但也有29%的人指出,自从禁足令实施后,体重反而下降了。若以地域分布来看,居住在巴黎的女性以及乡村地区的男性,体重有明显增加的情况。  法国目前疫情趋缓,全国有望在5月11日解封,但法国卫生部长奥利弗•韦朗则表示,当局担心疫情会有二度暴发的机会,如果得到国会批准,紧急状态将会延长至7月24日为止。  韦朗指出,在延长紧急状态期间,所有进入法国的人都将被严格管控,需要隔离14天。此外,关于那些旅居国外的法国人回家,没有症状的人跟有症状的人一样,都会经过必要的隔离期。(黄靖)

困难户 多方助 关注困难群体生活保障

困难户 多方助 关注困难群体生活保障
给低保户解困、给孤寡老人温暖、给残疾人支撑  困难户 多方助(关注困难群体生活保障①)  本报记者 田先进 原韬雄 常碧罗  目前,各地区各部门正在抓紧抓实抓细常态化疫情防控,不断巩固防控战果,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困难群众的兜底保障,一直是一项重要工作,各地有什么好的做法?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本版今起推出“关注困难群体生活保障”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民政干部刘长江——  悉心帮助低保户  “感谢刘主任这段时间对我们的帮助。”“刘主任,您辛苦了。”短信里的“刘主任”,是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薛阁街道民政办主任刘长江,这些天他常收到群众发来的短信,“每次看到这些信息,我的内心都会涌上一股暖流,老百姓的认可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支持。”刘长江欣慰地说。  这段时间以来,刘长江主动申请下沉一线,他觉得,特殊时期,更应该时刻把困难群众的生活保障问题放在心上。“疫情初期,街道采取‘早发现、早介入、早救助’的帮扶原则,确保每一位困难群众的生活不受影响。”刘长江说:“我们通过电话、微信、上门走访等方式,了解街道内每一个低保户的生活情况,有任何困难,第一时间解决。”  周士明是薛阁街道的一名低保户,今年已经70多岁,妻子常年瘫痪在床,家里的收入全部依靠政府发放的低保金和残疾人补贴。了解情况后,刘长江便主动承担起“一对一”帮扶工作。每隔三四天,就带上蔬菜等生活必需品去看他,一来二去,两人便熟络起来。在一次聊天中,刘长江发现周士明因为长期待在家中感到焦虑,刘长江说,“我尽量多聊点别的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并且告诉他要是还有啥困难,直接给我打电话。”  为保障困难群体的基本生活不受影响,薛阁街道还积极为城市低保户发放价格临时补贴,每人每月可拿到55块钱。“为了确保每个低保户都能享受到这项福利,我就挨家挨户给他们打电话,询问补贴是否发放到位。”刘长江说。  “民政帮扶要变‘输血’为‘造血’。”这是刘长江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他又开始张罗着给低保户寻找就业机会,希望他们能够通过自己的劳动来增加收入。“工作地点离家近,可以多照顾家里,这份工作我非常满意。”在刘长江的帮助下,薛阁街道的城市低保户张图云成为一名社区保洁员,一个月能有600多元收入。  刘长江告诉记者,虽然最近工作压力很大,但能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办点实事,让困难群众得到更多的实惠,自己的内心感到非常充实。  社区工作者高静——  用心照顾“老小孩”  “大妈!虽然现在情况好转了,您也别大意,多注意身体!”小区里碰到卢金老人,高静拉起了家常,老人呵呵笑,“好好,你比我女儿都关心我,谢谢啦!”  高静是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新园社区居委会主任,新城社区老旧小区多,60岁以上的老人有3000多名,其中有200多名空巢老人。“如何保障空巢老人的正常生活和身心健康,是不小的难题。”高静说。  高静与社区工作人员对老人进行了走访摸排,并为留观老人留下志愿服务卡。高静说,“孤寡、失能、留观老人是我们关注的重要群体,我们会定期打电话询问情况,保姆一时不好找,我们还会为老人打扫卫生、干点力所能及的事儿。”  防疫期间,为了解决群众买菜难问题,韩森寨街道共设置了8个便民蔬菜点。同时还联系老年助餐食堂,每天蒸好馒头花卷,免费送到老人家里,至今已经送出馒头2万多个。居民关颖老人说,“在家门口就能买到新鲜蔬菜,有时社区工作人员会把菜和馒头送到家门口,心里热乎乎的。”  “功夫在平时得下足,把住户的情况了解清楚,发生了突发情况,我们就知道哪个居民最需要的是什么,工作重心该放在哪。”高静说,对于留观居家隔离的老人,工作更要讲方式方法,“上了岁数就是‘老小孩’,得把心贴近,用情才能让老人满意。”  “谢谢社区,我心结解了!”视频里,91岁的张奶奶头戴生日帽,笑得像个孩子。这段视频高静当个宝贝似的存在手机里。  原来,前阵子,张奶奶的女儿回了家,俩人都成了留观人员,要居家观察14天。张奶奶心里结了疙瘩。高静与张奶奶的女儿李女士反复沟通,不断安抚张奶奶的情绪。无意间得知老人第二天过生日,张静自掏腰包买好生日蛋糕,给了张奶奶一个惊喜。李女士说,“不仅苦口婆心,还用心暖心,让我们体会到了亲人般的温情!”  志愿者罗玲——  做残疾人的拐杖  推开虚掩的房门,走进戚阿姨家的堂屋。煮上白米饭,切好肉丝,再撒一把豌豆尖……饭菜香伴随着勺子碰锅的声音传入客厅。“小龙、小凤,开饭喽!”身穿红色志愿者马甲的罗玲悉数摆盘,给戚阿姨一家三口准备好午饭。  从2月开始,在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街道,就有一群“红马甲”到处忙碌着,大学刚毕业的罗玲就是其中一员。“在网上看到团区委招募志愿者,我在家怎么也坐不住了。”套上志愿者的衣服,罗玲走出家门,在各个社区给困难群众服务。  最让她挂念的,是戚阿姨和她的一双儿女。家住新华二村社区的戚阿姨今年71岁,两个孩子均有残疾,生活不能自理。平时一家人靠着社区干部和街坊邻里的照顾,日子也还过得下去,可是,最近一段时间,戚阿姨病倒了,在医院治疗了10多天,家里俩孩子咋办?  根据社区的安排,罗玲每隔一两天就会拎着蔬菜和生活用品上门。做饭、熬药、打扫卫生……一开始,小龙和小凤对罗玲“并不领情”,饭不吃,水不喝。时间久了,混成了熟脸,慢慢也就敞开了心扉。前不久,罗玲还带着小凤上了趟医院做检查。  其实做志愿者的这段时间,是罗玲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残疾人群体。在另一个社区,罗玲还照顾着一对盲人夫妇。“不能随便动家里的物件。”罗玲告诉记者,每次上门,她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挪动了什么东西,夫妻俩就摸不到了,“前两天通电话,他们的盲人按摩店复工了,我也就放心了。”除了日常家务,罗玲还要及时把各种生活必需品送到家来,挨家挨户敲门,叮嘱好如何使用。有事出门时,罗玲就是他们的眼睛和拐杖。  像罗玲这样的志愿者,共青团九龙坡区委共招募了900多名,疫情防控期间,他们承担了不少细致的工作。“社区有3596人,社区干部就8个人,哪里忙得过来哟!”新华二村社区党委副书记刘馨告诉记者,“多亏了志愿者,帮了我们大忙。”  这两天,重庆的天放晴,窗外的树抽了新芽,刚出院的戚阿姨坐在方凳上,接过罗玲递来的中药,说:“有志愿者在,我心里头踏实。”